广东11选5走势图

图书抄袭调查:小读者遭遇尴尬 审校制度有漏洞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07-13 18:04:12
内容摘要:  图书抄袭调查:小读者遭遇尴尬 审校制度有漏洞 张岱曾记载云:“竹与漆与铜与窑,贱工也。两本书的内页对比。两本书的封面对比。 (原题:记者路艳霞 《今天我会飞!》和英文绘本《TodayIWillFl

图书抄袭调查:小读者遭遇尴尬 审校制度有漏洞

张岱曾记载云:“竹与漆与铜与窑,贱工也。

图书抄袭调查:小读者遭遇尴尬 审校制度有漏洞

两本书的内页对比。

两本书的封面对比。

  (原题:记者路艳霞  《今天我会飞!》和英文绘本《TodayIWillFly!》是两本书,当然,你把它当成一本书及它的中译本也行。为什么说是“当成”,因为这两本书除了主角一个是小猪,一个是小毛驴外,其他的比如对话、画风都太像了。

  发现这个秘密的是一个爱读书的小男孩。

他的爸爸,一位儿童阅读推广人觉得很尴尬,还要耐下心来给儿子解释,“图书世界也并非纯净世界,抄袭是很愚蠢的行为,无论是作者还是出版社,都要有道德感。

”  发现  “爸爸,这本书好像看过”  “爸爸,快来看!这本书好像看过,你看一模一样。

”一天,新阅读研究所副所长李一慢听到儿子一声惊呼。

  这本刚买来的新书叫《今天我会飞!》,但李一慢上五年级的儿子笃定地说,这和他看过的英文绘本《TodayIWillFly!》太像了。

《TodayIWillFly!》的作者是世界知名绘本作家莫·威廉斯,李一慢的儿子从小到大看过他的多部作品。

  而《今天我会飞!》标注的作者是“上海阿凡提卡通艺术有限公司”。

翻开书来,却发现其和《TodayIWillFly!》内容极为相似。

在《TodayIWillFly!》中,主角是个有趣的小猪,想飞的小猪为了会飞试了很多办法。

虽然最终的飞翔是在大嘴鸟帮助下完成的,但多多少少让它体验到了飞翔的感觉。

而在《今天我会飞!》中,主角变成了小毛驴,小毛驴突发奇想,想到天上飞一飞,于是开始练习,阿凡提则认为小毛驴不会飞起来。

在小毛驴一次次尝试都失败后,它依然跃跃欲试。

最后,一只大鸟帮助它飞了起来。

  对比书中的对话,会发现很多地方几乎一模一样,而且书中人物的动作、眼神、姿态也都惊人的相似。

  “怎么会一模一样,是不是抄袭?”李一慢面对孩子找来的证据,竟也感叹作者的胆儿大,“从文字到画风几乎一模一样,还是第一次碰到。

”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则从专业角度进行了比较,两部作品虽然文字和人物不完全一样,但有几点雷同:含义雷同、人物表情雷同、故事情节雷同、版式设计雷同。

他认为,《今天我会飞!》可能涉嫌侵犯了原作的著作权和国内引进方的专有出版权和版式设计权。

不仅如此,也有法律人士指出,《今天我会飞》还涉嫌侵犯原作的翻译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全权等多项权利。

“但这一切,还需要有专门机构和人员进行鉴定。

”张洪波说。

  延伸  小读者遭遇尴尬并非个案  小读者遇到类似的尴尬并非个案。

儿童阅读推广人阿甲说,三四年前,他女儿就曾发现人教版小学语文六年级下册的《同步阅读》中,有一篇署名“江江”的《树的故事》和美国绘本作家谢尔·希尔弗斯坦创作的图画书《爱心树》内容几乎一样。

“一眼就能看出讲述的是同一个故事,出自同一原著。

”阿甲说。

  北京七彩悦读绘本馆馆长闫娜也提到,一则在幼儿故事书里频频出现的《小青蛙寄信》也涉嫌抄袭《青蛙和蟾蜍:好朋友》,而后者是美国著名童书作家及画家艾诺·洛贝尔创作的。

  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甚至为此感到伤心,其引进出版的波兰一对80后夫妇创作的《地图(人文版)》,刚刚面世7个月,一本《中国历史地图——手绘中国·人文版》也出版了。

两本书尽管内容不一样,但封面、版式设计特别相像,颜小鹂说,“朋友们纷纷问我,你们是不是又出了一套中国地图?”  “明知故犯,抄袭名家,这是非常痛心的事情。

”李一慢直言,国内随着童书产业的发展壮大,作品需求量变大,利欲熏心之辈于是有了可乘之机。

某些作者急于求成,不惜冒险抄袭知名国外作品。

此外,编辑把关不严,出版社审校制度有漏洞也都导致类似现象屡次发生。

  追问  抄袭的代价到底有多大?  张洪波介绍,我国《著作权法》只有61条,而美国相关法律有上千条。由于《著作权法》条款不够细化,过于原则,不利于操作,通常情况下,法官采取填平原则,即补偿权利人的损失,而不是惩罚原则。同时,由于权利人举证不充分等原因,导致侵权方判罚往往赔偿额度低。《哈利·波特》译者马爱农曾诉中国妇女出版社抄袭其译著《绿山墙的安妮》。2013年底,法院判决侵权方赔偿马爱农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3万元。除去律师费用和其他费用,马爱农实际所得赔偿还不足一万元。正是由于侵权违法成本低,抄袭者才不断铤而走险。  而在国外,抄袭者付出的代价很大。2015年,韩国作家申京淑《传奇》中有部分内容抄袭了日本已故作家三岛由纪夫1960年的作品,在巨大舆论压力下,她最终向公众道歉,宣布将封笔进行反省。在美国,侵权者不仅要吃官司,付出巨额赔偿,还要面临停职、开除等处罚。  张洪波建议,在国内现有条件下,权利人除了可以向法院起诉外,读者、权利人均可向版权行政管理机关或文化市场行政执法部门进行投诉、举报。执法部门通过调查、约谈等形式,如查证属实,可以对包括抄袭在内的侵权盗版者做出没收侵权复制品、生产制造工具,罚款等处罚措施;触犯刑法的,还要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采取如此做法,比走司法程序更快速、便捷。同时,执法部门的约谈、调查也会对侵权盗版者产生一定震慑作用。  最新进展  原作版权方已发法务函  《今天我会飞!》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责任编辑说,已获悉小读者对《今天我会飞!》发出的质疑。她坦言,由于此前没看过《TodayIWillFly!》,才出了这一尴尬事,自己也因此度过了从业以来最难堪的一段时间。据了解,出版社已决定,不再与上海阿凡提卡通艺术有限公司进行其他任何合作。  大苹果版权代理公司北京办公室负责人周长遐则透露,该公司代理莫·威廉斯的在华版权业务,目前已初步了解了事情经过,并将法务函发给美国方面,“因为还有很多程序要走,也需要有专业律师进行处理。”  《TodayIWillFly!》最新版本今年6月将由新经典文化推出。新经典文化法务部工作人员称,针对《今天我会飞!》的相关情况,目前已将材料交给律师,但律师处理意见大约两个月后公布。+1。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