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预测软件

凤凰财经研究院院长刘杉:“一带一路”行稳才能致远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07-13 18:04:47
内容摘要:  凤凰财经研究院院长刘杉:“一带一路”行稳才能致远 一是突出理念创新、产品创新、业态创新、技术创新和市场主体创新,推动精品景区建设、加快休闲度假产品开发、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提升红色旅游发展水平、加快发展

凤凰财经研究院院长刘杉:“一带一路”行稳才能致远

一是突出理念创新、产品创新、业态创新、技术创新和市场主体创新,推动精品景区建设、加快休闲度假产品开发、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提升红色旅游发展水平、加快发展自驾车旅居车旅游、大力发展海洋及滨水旅游、积极发展冰雪旅游、加快培育低空旅游。

凤凰财经研究院院长刘杉:“一带一路”行稳才能致远

作者:刘杉,凤凰财经研究院院长一带一路作为中国首倡的国际议题,其影响力逐渐增大,并引起越来越多国家的重视。

5月14日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这是一带一路框架内层级最高、规模最大的国际会议。一直对中国倡议持怀疑态度的美国日本,分别派出代表团参加此次论坛,这预示着中国或与美日开启新的合作之门,也表明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建设形成更多共识。

国家主席习近平14日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主旨演讲,提出将一带一路建成和平、繁荣、开放、创新、文明之路。

在全球化出现逆流背景下,中国利用主场外交,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其目的既在于打开国际合作空间,也是藉此机会强化全球化主张,提高中国在国际治理中的地位。

习近平在此前提出的共商、共建、共享理念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一带一路的建设愿景,即和平、繁荣、开放、创新、文明之路。

一带一路建设倡议,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秋天,分别在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提出的,从最初单独构想,发展成完整方案,其背后体现的是中国对国际格局认识的不断深化,也是中国参与国际治理的意识不断增强的过程。据官方报道,一带一路建设四年来取得重要进展,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安理会等重要决议也纳入一带一路建设内容。实际上,中国在四年间对其认识也出现了质变过程。其一,从区域经济合作概念,发展为国际议题。习近平主席是于2013年9月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提出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习近平建议有关国家加强政策沟通,本着求同存异原则,协商制定推进区域合作的规划和措施,在政策和法律上为区域经济融合开绿灯。与此同时,加强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同年10月,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国会演讲时提出,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使用好中国政府设立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对一带一路的最初构想,起步于区域经济合作。而随着国际格局的变化,中国将一带一路设想向西延伸,成为亚欧非国家参与,更具开放性的国际倡议。将两个区域性经济合作建议,发展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化议题。其二,从国际产能合作,发展成国际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强调的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交流,开始被舆论认为背后有中国输出过剩产能的需要,但随着国际合作的开展,一些沿线国家已经取得了基础设施改善和经济增长的效果,中国对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超过500亿美元。中国企业已经在20多个国家建设56个经贸合作区,为有关国家创造近11亿美元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一带一路成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的公共产品,由此体现了该设想的长期价值和现实意义。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一带一路行千里,跨大洋,注定要经风雨,涉险关。

一带一路愿景高远,但政府机构和市场参与者要落实行动,仍需认清现实面临的问题,行稳才能致远。

首先要认清沿线国家的政治和安全多样性,知彼而达己。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数十个,政治体制、宗教信仰、社会风俗存在多样性,安全问题尤为突出。

市场参与者,特别是企业要认真研究各国的政治和安全差异,不仅要做到心中有数,更要有应对预案。

这既需要政府出面建立官方安全合作和应急机制,也应发挥民间机构作用,通过市场化机制,建立民间安全评估和救援制度安排。

项目投资要做好前期的政治和安全评估,一旦项目实施过程中出现安全警报,应有民间机构提供解决方案和行动人员。

从现实角度考虑,提供丰富的民间安全服务供给,是确保一带一路行动落地的重要基础。

因此,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要认识到政治安全的多样性,并尽早提供制度安排。

其次,认识到民心交流的复杂性,距离产生美。

一带一路的最高境界是民心相通,这是中国主张的高度所在,也是人类社会的美好愿景,但是在地缘冲突加剧、恐怖主义猖獗、民族主义兴起的时代,民心相通最难实现。

在推动贸易投资和交通便利同时,如何保持文化交流的适度性,或许是一带一路建设最难把握的尺度。

中国的参与者应清醒认识到文化交流的复杂性,不可急于求成,更要留有余地。

第三,资金融通有难度,当量力而行。

有官方机构评估,一带一路建设需投资20万亿美元,如此庞大资金如何筹集应是一个客观问题。

虽有多边金融机构参与构筑多层次融资体系,但项目融资可持续性依然让人担忧。

同时债务若以美元为主,也会产生偿债问题。

沿线国家偿债能力弱,可能出现货币错配,带来债务风险和汇率风险。

就中国而言,习近平主席在北京论坛提出多项举措,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支持,但中国本身存在资金外流和汇率稳定问题,不可能大规模消耗外汇储备,因此,资金融通是长期问题,政府或企业都应有长期计划。

鉴于中国是一带一路的倡议者,并且在带路建设方面发挥主导作用,中国应评估并推动在与沿线国家的贸易和投资方面,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从而降低汇率风险,并由此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习近平指出,一带一路倡议顺应时代潮流,适应发展规律,符合各国人民利益,具有广阔前景。

我们要乘势而上、顺势而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行稳致远,迈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一带一路未来美好,但知易行难,行稳才能致远。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