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预测推荐

排除非法证据:为程序正义“添砖加瓦”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07-13 18:04:31
内容摘要:  排除非法证据:为程序正义“添砖加瓦” 抗日战争时期,他历任抗日军政大学干事、教员、军事主任教员、队长、营长、高级队队长,冀鲁豫陆军中学教育长,旅参谋长,军分区参谋长等职,率部多次粉碎了日伪军大规模的扫

排除非法证据:为程序正义“添砖加瓦”

抗日战争时期,他历任抗日军政大学干事、教员、军事主任教员、队长、营长、高级队队长,冀鲁豫陆军中学教育长,旅参谋长,军分区参谋长等职,率部多次粉碎了日伪军大规模的扫荡,参加指挥了八公桥作战、昆张战役、攻克清丰县城、讨伐汉奸刘本功、阳谷等战役。

排除非法证据:为程序正义“添砖加瓦”

  作者:刘婷婷第四军医大学马克思主义与人文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6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从侦查、起诉、辩护、审判等方面,明确非法证据的认定标准和排除程序,扩大非法证据的排除范围,对于坚守程序正义、防范冤假错案,又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所谓刑事案件中的“证据”,乃是定罪量刑的“依据”。根据我国的证据标准,只有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才能判决一个公民有罪。如果证据材料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的“8种法定形式”,或者取得程序违反法律规定,就不属于合法证据,不能为法庭所采信。  尽管法律规定“白纸黑字”,严格排除非法证据,但从司法实践看,这类证据犹如顽固的牛皮癣,可谓禁而不止、杜尔不绝,也为佘祥林、呼格吉勒图、张氏叔侄、聂树斌等诸多冤假错案的发生,提供了生存土壤。  缘何如此,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程序正义理念缺失,过于强调实体正义,长期以来“口供为王”观念,在办案机关和人员思想中根深蒂固;二是法律条文过于抽象,以概括性的规定禁止,容易为形形色色的非法证据钻空子;三是制度规定不够系统,司法机关、公安部门等“九龙治水”,表面上重视,但部分规定存在交叉、冲突,衔接有欠顺畅,不利于实际操作。  审视新《规定》,“开宗明义”“立法”之目的,是“准确惩罚犯罪、切实保障人权、规范司法行为、促进司法公正”;在总则性质的“一般规定”中,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逼供、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如此旗帜鲜明的“程序正义”主张,对于非法证据的执迷不悟者,可谓一记当头棒喝。  从新《规定》的内容看,对应排除的非法证据,更创造性地采取了列举方式。“采用非法拘禁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应当予以排除”、“采用暴力、威胁以及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六个应当予以排除”更加具体、更加明确,俨然一部“实用手册”,便于各职能部门按图索骥、依规操作。  再看新《规定》的体例,在总结实践经验和调研成果的基础上,以《刑事诉讼法》为依据,与司法解释、侦查机关、检察机关相关规定,在制度设计上保持有效衔接,更加科学合理;通过“两高三部”联合发布的形式,实现侦查、起诉、辩护、审判等“全要素”整合、“全过程”融合,从而形成了排除非法证据的系统合力。  从实体到程序,从抽象到具体,新《规定》的出台,是中国法治文明进步的生动体现。如果说,之前《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司法解释的制定,为“程序正义”铸造了框架大梁,而新《规定》的火热出炉,则是为正义大厦添砖加瓦。这种建章立制上的孜孜努力,不仅有利于防范冤假错案的发生,更有利于将程序正义镌刻在人们心中。  正义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排除非法证据的新《规定》,应当成为强化程序正义的新契机,真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刘婷婷)[责任编辑:陈城]。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