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任二预测

从“影观达茂”到摄影书万象
——专访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殷德俭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07-13 18:04:10
内容摘要:  从“影观达茂”到摄影书万象——专访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殷德俭 大家表示,黄大年同志先进事迹感人至深,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催人奋进,我们要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

从“影观达茂”到摄影书万象
——专访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殷德俭

大家表示,黄大年同志先进事迹感人至深,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催人奋进,我们要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从自己做起,从本职岗位做起,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智慧和力量。

从“影观达茂”到摄影书万象<BR>——专访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殷德俭

“影观达茂”——《蒙古族少年的回家之旅》内页,宋靖/主编。  马:据您所知,类似这样的摄影书还有吗?  殷:有类似的,但没有这么大规模、有意识、各方面配合得这么好的。

过去有一些学术书籍,学者自己会拍一些照片,但是那些照片的影像力量不够;还有一些书拥有很好的影像,但只是摘取了一些资料作为文本,而这个项目全部是学者在现场得到的一手材料。

时间会让这套书的意义与价值会慢慢浮现的,就像我们现在看待一些历史照片一样。

有时一个老建筑要拆了,总是有很多人在讨论是不是该阻止。社会是需要发展的,把一切都保留下来是不可能的。当留不住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把它记录下来?现在草原上的牧民都是骑着摩托放羊了,天气预报也直接发到手机上了,当时代、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时,文化传承中的精神脉络是什么?文化现象点点滴滴的变化是什么?这些才是需要记录的。“影观达茂”——《温都不令:正在迁徙的村庄》内页,于德水/主编。

  马:您觉得这套书适合哪些受众?  殷:大致有两类。

一类是有关机构——各地民委、文化宣传部门、大学图书馆等。

  第二类是具体人群——其中一部分是那些跟影像有关的人:“影观达茂”丛书既是一部记录历史的图集,更是一首“日常生活的颂歌”。

虽然宏大叙事与远方的突发事件容易让我们有创作的冲动,但也不可忽略了身边的点滴生活。

拍自己身边的人与事是我们每个摄影人最容易办到的,但往往又是不屑去做的;  还有一部分读者群是做民族学、人类学研究的人:这套书提醒他们注意到影像这种极为普及的记录手段,以及影像的表达和未来历史文化研究中信息的丰富性、独特性的关系。

当然,这套书做得很漂亮,我相信很多普通读者也会喜欢它的。“影观达茂”——《托雅的头戴》内页,陈小波/主编。  马:您觉得国内外摄影书出版有什么区别?  殷:在西方,摄影发展的脉络是比较清晰的,不同时期的艺术理论和实践创作是互动、并行发展的。国外不同时期出版的摄影书、画册都是研究那个时代的重要读本。中国摄影的发展历程有自己的特殊性。数码时代以后,国内摄影人数剧增,最畅销的一度是器材类、技法类的摄影书。进入21世纪以后,科技飞速发展,几乎每人都可以轻易拍到对焦清晰、曝光准确的照片,很多人也发表过作品、得过奖了,这时候再问问自己摄影是什么,很多人就苦恼或者迷失了。要解决问题,我们首先要武装自己。一方面要提高自身理论研究方面原创的能力;另一方面,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把那些西方艺术发展过程中已经形成思想结晶的东西引进过来。当然,摄影理论大厦的构建不是一日之功,不是一本书、一个出版社所能解决的,应着力于整个摄影界的共识和努力。“摄影新批评”丛书,由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  马:最近几年,摄影手工书的概念炒得火热,很多摄影师都在做,您觉得其特点是什么?  殷:我更愿意把摄影手工书定义成艺术家作品的另一种呈现方式。它的特点是出版数量少,并通过精心制作而成。相比大众传播类书籍以传播信息为主要功能,摄影手工书的自我呈现意识和个性化会更强烈些,它受到市场的制约更小。摄影手工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可以使作品形成一种组合效果,同时也具有一定的文献性、档案保存价值和收藏价值。  马:目前,摄影画册的收藏处于什么阶段?  殷:摄影画册的收藏相对小众。在国外使用英语的出版物市场覆盖面会大些,是全球性的市场,不少国内读者也会直接购买英文版画册;国内出版的摄影画册多为国内市场发行,从内容和语言上都不够国际化,虽然近些年有所好转,但最终还是要看画册的综合质量,以及中国的艺术家到底是不是真正具有国际影响力。通常来说,经典的、艺术家限量版和早期出版目前较少见到的画册比较值得收藏。吕楠三部曲之《四季》的封面及内页,由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  马:受到网络和新媒体的冲击,您觉得出版行业需要作出哪些改变?  殷:首先需要改变的是观念和结构。这个结构既有选题方向的结构,也包括人才结构。出版人应该是热爱出版事业的,读者透过书能感受到编辑的理想、激情与专业。其次,出版社作为一个生产精神产品的地方,办社规模可以有大小,但对于社会文化建设的意义不分大小。每个出版社都应形成自己的出版特色,制定一个适合自己发展的长期、扎实的出版规划。最后,出版社应该有点奉献精神,在专业类书籍出版领域,很多理论书籍的市场效益较低,但如果它对于文化事业发展的价值大,就必须要有人去啃这样的“硬骨头”。这时我们就需要一些具有前瞻性、使命感的出版人担起这副担子。就像当年范景中教授对西方美学理论的引进出版工作,那一批书后来影响了很多人。“影像文丛”,由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本文图片均由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提供)[责任编辑:李运恒]。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